皮肤
字号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第90节

点击:


「如果你是指与陌生男人挽着手一起进了情侣酒店,是的我见到了」,说出这句话,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每一字每一句行间都充满了酸楚的哽咽。

「是不是觉得温阿姨很淫荡?」

「我……」,我没有否认,因为我现在的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你不用觉得难开口,没错,我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你以前看到我的光鲜外表不过是我出现在人前所伪装的面具,暗地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低贱的淫妇」

「一个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搞过的,人尽可夫的荡妇——」

我听到温阿姨不断地在贬低自己,我并没有去打断她,只是默默拿起眼前的酒杯喝了下去,火辣辣的灼烧感穿过了我的喉咙,一路顺着我的食道落到我的胃里,霎时浑身形如被火烧过一般。这是我第一次喝酒,原来酒是这样的滋味,原来酒不是苦的,因为我的心比酒苦多了,再喝再苦的酒对我而言亦是乏然无味。

「若是没有来这里,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我一昧地不解我所憧憬的那位温婉大方的温阿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温阿姨你,一个真正人尽可夫的荡妇,会一边喝着酒一边痛苦地说自己是淫妇么?」,酒穿过愁肠,仿佛令我更加清醒,想事情更加通透。

「呵呵……哈哈哈……」,温阿姨忽然大笑了起来。「有没有兴趣听一个故事?」

「……」

温阿姨,温婉婷作为一家私人连锁医院集团的董事长,同时出任医院集团总院的院长,她本身更是从瑞士留学回来的高材生,谁都知道瑞士是全世界顶尖的医学圣地,如果说中医是中国的,那么西医必定是瑞士的。回国后温婉婷发表过很多关于妇科方面的论文,在全国范围都是极为出名,才三十多岁就被认定为妇科权威,成为了国内医学界的一介新星。

她的丈夫也就是徐胖子的爸爸,更是省卫生厅的厅长,位高权重,温婉婷的私人连锁医院集团之所以会开得这么有声有色,少不了这位「公正廉明」的厅长帮衬。一时间温婉婷成为很多女性敬仰的对象,不单止事业成功又拥有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还有一个牛逼轰轰的丈夫,是多么令人艳羡。只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很多事物往往只有想象中美好,现实看似风光的背后,其实有苦自己知。

在外人看来温婉婷确实是幸福的,但其中的苦楚又有多少外乎人道呢?徐胖子的爸爸是省卫生厅的厅长不假,位高权重几乎一整个省的所有医疗方面都是归他管辖,只要他随便的一句话,就可以令到无数的医院诊所倒闭,无计的医疗器械公司清盘。

可是就是这么个所谓的一把手,暗地里可没有「清正廉明」,不过收受贿赂的时候倒是挺「清正廉明」的,徐胖子爸爸这个官厉害了,李和清与之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医疗资源本就是一股庞大的利益,他利用人头户的名义操作了一间私底下的大型医疗用品制造工厂,再以他卫生厅厅长的身份护航,在其中牟取暴利,由于是人头户的原因,即便是曝光了也牵连不到他的身上,顶多是受到一些影响,对他而言无关紧要。

按道理到了徐胖子爸爸这个级别已经没需要去贪图那点点贿赂了,只要他想即使可以得到数不尽的钱财,到了这个级别关键是如何往上爬,收受贿赂只是一种手段,大型医疗用品制造厂也是,只不过是徐胖子爸爸用来构建利益集团所网罗的手段,把更多的人拉下水,形成一股庞大的关系网,只要有在这股关系力量面前,他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然而男人有了权有了势还有了钱后,会干什么?当然只剩下色了,徐胖子的爸爸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看徐胖子有多风骚就知道了,基因这种东西无非龙生龙凤生凤。不但外面包养的情妇无数,光是他女下属里,稍微有些姿色都被他搞过了,甚至连男下属的老婆也不放过,而且能在省卫生厅任职的年轻女性多是名卫校出身的,无论是气质或者容貌大多都挺不错。当然了在这方面徐胖子爸爸做得比李和清强多了,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最好讲求你情我愿,强迫得来的总有一天会出事的,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女人主动爬上他的床,毕竟官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

长期的权色生活掏空了徐胖子爸爸的身体,在房事上根本满足不了温婉婷,加上徐胖子爸爸是在省城任职,人在异地几何才回来一次,对于步入如狼似虎之年的温婉婷,俨然是杯水车薪。一开始的时候,温婉婷从没想过要出轨,即便丈夫长期不在自己身边,对那方面需求也很大,可是温婉婷都一直谨守着作为一个妻子一个妈妈的本分,没有去想其他的。最多就是实在寂寞难耐的时候,用手指弄出来。

直到一年前的一次因缘巧合,在一场酒会上,被一个男人下了迷药给上了。

原本温婉婷的防范意识不至于那么差的,可是恰逢那一天温婉婷收到了在省城一间私人附属医院妇产科工作的一位好朋友的信息,她的丈夫居然带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去做人工流产手术,为了隐秘徐胖子的爸爸已经选择了私人的附属医院,他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个他妻子的好朋友,这位好朋友一眼就认出了温婉婷的丈夫,毕竟省卫生厅一把手可是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并不难辨认。

在好朋友发来的照片中,温婉婷一眼就确定了这是她丈夫无疑,就连他旁边的年轻女子,温婉婷也见过几次,正是省卫生厅的一个科级主任,当初温婉婷去省城找她丈夫时,见到这位女子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科技主任感到些许奇怪,那时还以为是这年轻女子能力出众,现在看来自己丈夫在后面「帮衬」了不少啊。

发现了苗头后,温婉婷当即请了人去调查了徐胖子的爸爸,才意识到这么多年来她是有多么的傻,多么的可悲。自己丈夫在外面彩旗飘飘了这么久,她竟到今天才发现,枉她还以为自己的丈夫是一个爱家的好男人,无论工作有多忙每个月都会回来探望她们两母子,感情她和徐胖子都不过是她丈夫的一个歇脚休息站,累了就回来休息一下,外面才是他的家。原来温婉婷她一直以来苦苦恪守的信念,百般忍耐的寂寞夜晚,所守候换来的却是自己最爱丈夫的背叛。

那一次也是第一次温婉婷发现了自己丈夫的「秘密」,当刻万念俱焚,她很想在家大哭一场,无奈恰逢那天的酒会是关乎到她医院集团的未来发展,她又不得不参加。在酒会上她就好像今天与我一样,大肆地喝着酒,会然才没注意到那个男人不怀好意的样子和小动作,在酒里加了料递到温婉婷的面前,对于那一刻的温婉婷来说,只想借酒消愁,才不管酒是谁给的。

酒会没结束昏迷的温婉婷就被男人借以酒醉的名义送上了举办酒会的酒店套房休息,或许是温婉婷也想借此报复一下徐胖子的爸爸吧,才会没有丝毫抵抗的与那个男人炽热地拥抱在一起,激烈的拥吻……

在她以为这不过是一夜情,第二天过后大家各走各的,提起裤子就形同陌路了。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那个男人其实对她蓄谋已久,早在他们上床的房间里安装了针孔型摄像头,拍下了他们做爱的过程。在男人的威胁下,温婉婷才知道她中了圈套,曾经她想要用钱买下男人手中的视频,显然男人的目的并不在钱,而是温婉婷的身体。

虽然温婉婷已经对她的丈夫死了心,但是徐胖子是无辜的,为了她孩子不至于从小就失去爸爸,如果他们离婚以她丈夫的权势,肯定不会让徐胖子判给她的,这是温婉婷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况且当时温婉婷的医院集团处于稳步上升的阶段,还需要她丈夫的那一层关系,所以她还不能离婚。

但若是男人的视频曝光,带来的影响可不止是她的医院,妇科权威院长背夫与男人酒店偷情,光是背德两个字就足以让她深陷泥潭之中了。还有她的家庭,先不说她的丈夫会怎么样,光是徐胖子知道他的妈妈背着他和他爸爸与其他男人在外面乱搞,对徐胖子而言是多大的伤害?一个妈妈,不管多坏多劣,最不愿意的就是被自己孩子看低,就比如不少电视里,宁愿被自己的孩子憎恨,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误会是一个坏妈妈,淫荡妈妈……

温婉婷成为那个男人的性奴,没错,正是性奴。开始的时候温婉婷确实觉得很屈辱,但是随着男人的调教手段高超,温婉婷竟喜欢上这样的感觉,多个夜晚以来的独守空房,在丈夫那里得不到的新鲜体验,最终在男人的调教下,温婉婷患上了性瘾。

性瘾准确来说并不算是病,只是一种强烈的性渴望,一般雌性激素分泌过多的女人都很容易患得性瘾。科学研究表明,雌性荷尔蒙分泌超过寻常百分之十,就极容易患上性瘾症。

而温婉婷的雌性激素分泌足足超过了寻常的百分之九十,这种分泌率一千万的女人中都不一定有一例,打个比方如果古时所形容的淫娃荡妇顶多百分之五十,那么百分之九十身体是何等的渴求?温婉婷能忍耐至今都没有出轨,也是多亏了徐胖子的爸爸没有完全开发她的肉体。【这个我没有瞎掰,尤其是患上性瘾的人,对那方面的渴求简直超乎你的想象,如果得不到满足,不单止是肉体上,就连精神上像是被万只蚂蚁蛰嗤一样瘙痒难止】

如果说一开始温婉婷是被迫与男人性交的,那么到了后面几乎是温婉婷主动约见男人私会,仅仅是不到一个月,温婉婷就像是变了个人,形如打了潘多拉的魔盒,一发不可收拾。从一个知性温婉的人妻,变成男人胯下肆意玩弄的脔物,性欲原来真的可以毁掉一个女人。在男人高超的调教手段下,温婉婷变得无比的敏感和淫荡,加上狼虎之年长期得不到性爱的滋润,还有丈夫的背叛的心理上,身体与心理双重的诱因,导致温婉婷的性瘾比之普通性瘾者更加的淫荡,只要些许的刺激就能如同磕下了春药那般无可克制的情动。

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温婉婷的身体被开发后,男人开始倍感吃力,越来越难以满足温婉婷的需求。

温婉婷仿似无止境的性渴望,那个快四十的男人,就算身体锻炼得多那根屌再厉害,也经不住如狼似虎的美熟妇长久以来的抽榨,更何况是已经化身为豺狼虎豹的温婉婷。才仅仅不到一个月那个男人就后悔了,后悔竟然不自量力地想要征服温婉婷这个爆发的洪荒猛兽,在某一次男人与温婉婷搞完后,差点走不出他们偷情的酒店,当男人走出酒店的时候,手撑着腰就像是八九十岁的老公公,两只脚的小腿不停地颤抖,摇摇晃晃整个人仿似没了半条命。更让男人崩溃的还不止这些,在男人回到家,当即被他家的婆娘缠上,威胁他今天必须把「公粮」交上去,自从男人与温婉婷搞上后,光是应付温婉婷都够呛,哪来的「余粮」奉献给家里的黄脸婆,可是男人的老婆显然是饥渴了很久,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男人扑倒在床上,做起嘿嘿咻咻的事情。可惜男人注定是一场悲剧,在最后的巅峰,男人在他婆娘的体内爆发,射出来的竟不是乳白色的精液,而是鲜红的血柱,是的男人死了,马上风一命呜呼了,留下一个满脸痴呆的妻子。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iaoshuo/21687.html